援鄂专家:无症状感染者量少且"有迹可循" 无需恐慌


汉口站为乘坐D9301次列车旅客准备的防疫小礼包,其中有两双手套,两只口罩和一个安全手册。

韩文涛说:“我爱人从抗疫一线回来,就要结束隔离期了,没想到又突发重病离去了,我确实很难过。”

经济方面:为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埃及、加纳、南非和肯尼亚等多国央行近期“集体”大幅降息。同时,多国推出了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包括减税降费、下调部分贷款利率、免除部分移动支付交易手续费等。

根据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为此,武汉地区武昌站、武汉站、汉口站等火车站重新开启进站通道,恢复办理旅客进站客运业务,旅客持健康码“绿码”经测量体温、身份核验后可乘车出行。

现在,有近千名医疗队员长期在非洲工作。国家卫健委指导医疗队支持驻在国开展疫情防控,截至目前已经开展了各类培训和健康教育活动250余场,培训1万多人,发布了多语种的公告和防控指南800多份,覆盖了广大非洲民众和在非洲的华侨华人。

非洲多国今年遭遇了大蝗灾,肯尼亚、乌干达、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多国粮食减产。有专家表示,今年五月,第二波蝗灾将卷土重来。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非洲各国的粮食压力将陡增。

随时爆炸的火药桶?非洲防控疫情面临哪些挑战?

首先是非洲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

中国专门组建了远程专家指导团队,通过召开远程视频会议的方式与非洲54个国家开展了技术交流。

△中国和摩洛哥专家召开视频会议进行经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