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新冠疫情并非人造、起源于中国实验室 勿信谣


特别国债具有诸多优势。该团队称,包括针对特定用途而发行,更加契合当前应对疫情冲击的政策目标;为中央政府加杠杆的直接手段,可避免地方政府债务过快上升;用途更加灵活等。

目前阿根廷政府已经确定将会继续推迟开学时间,并考虑继续延长全面隔离政策至4月中旬。阿根廷的全面隔离政策已经执行了8天的时间,累计有近万人因违反规定被捕。政府将开通电话专线用于举报违反隔离规定的市民。

新京报记者翻阅四大行财报,还能找到有关特别国债的记录。例如工行2008年财报和农行2010年财报中,都将特别国债列在资产项目的“重组类债券”中。中金固收团队称,1998年特别国债的发行,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促进中国银行业改革,提升中国金融业的国际认可度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具体来看,1998年8月,财政部宣布发行期限为30年的2700亿元特别国债,向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定向发行,用于补充四大行资本金,化解不良资产,提高资本充足率。据公开资料,1998年时,国有四大行不良资产比例达20%,为处置不良资产,财政部还设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对接四家银行。

中金固收团队称,2007年这次特别国债发行被认为有利于抑制经济过热与缓解央行流动性对冲压力,具有与货币政策相协调、配合进行宏观调控的职能。

阿根廷新增确诊117例累计502例 暂停大规模撤侨

第二次特别国债发行是在2007年,当时的背景是我国因持续增加的外贸创汇而导致的基础货币增加,同时对外汇储备管理进行改革。该次共发行8期、规模1.55万亿元特别国债,期限分10年、15年期,其中0.2万亿元向社会公众发行,用于向央行购买现汇及汇金公司股权,注资成立中投公司。

专家表示,发行特别国债其作用可能更多是用于促进消费,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

除向社会公众发行的0.2万亿元,还有1.3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定向发行给当时还没有上市的农行。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

当地时间3月25日晚,阿根廷卫生部发布公告,该国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确诊病例117例,死亡2例;累计确诊502例,死亡8例。在新增的病例中,3人有发生疫情国家旅行史,18人与此前的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其余96人的感染原因正在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