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家医院:若资源不足 病情严重的人或不被救治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经济收缩的程度和恢复的速度将取决于疫情,以及各方能否出台有力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并对这些政策进行协调。

为此,格奥尔基耶娃请求G20提供以下支持:

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欧洲第一高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28%)。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据报道,死者为36岁的纽约大都会交通署员工。16名伤者中4人伤势严重。其他伤者中,有5人为消防员。大火从一辆驶入该站的北向2号线列车中燃起,纽约地铁1、2、3号线运营因此中断,该区域街道也被关闭。3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G20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发言。发言指出,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是负增长,但2021年经济会复苏。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此前格奥尔基耶娃撰文指出,自危机以来,投资者已经自新兴市场撤资830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资本外流。需要尤其关注低收入国家的债务困境,已有近80个国家向IMF请求紧急资金援助。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这些国家是IMF关注的重点。IMF正在与世界银行及其他国际金融机构密切合作,已准备好调动1万亿美元的贷款来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

意大利则不同。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喜欢群聚社交活动。“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老年人都是‘社交狂’ ,见面喜欢行贴面礼。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很多人三代同住,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张作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