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反潜机西边遇上F-35后东边又碰到F-22
来源:俄军反潜机西边遇上F-35后东边又碰到F-22发稿时间:2020-03-31 03:06:26


(资料图) 图片来源:Zsolt Czegledi/MTI

3月16日,樊瑞收到志愿者同伴发来的信息,内容是招募重组新冠疫苗志愿者。随后,他就和同伴一起报名并进行了身体检查。据公开信息显示,Ⅰ期试验需要的志愿者并不多,仅限武汉地区常住居民,年龄18-60周岁。志愿者会被分为低剂量组、中剂量组和高剂量组三组,每组36人。经过筛选和体检后,符合要求的志愿者可以接种疫苗。樊瑞便是低剂量组中的一员。

http://zkres.myzaker.com/img_upload/cms/ck/img/10169/2020/03/29/1585461660.jpg/enpproperty-->

因为身在隔离点,现代快报记者请樊瑞录制了一段视频。录制前,樊瑞打趣地说道,“隔离时非专业人士理的发,形象不是很好。”镜头里的樊瑞穿着白色衣服,戴着眼镜,或许是因为面对镜头,他显得有些紧张。“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希望试验顺利量产,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

3月19日,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当日接种了疫苗。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他的编号是“005”。“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心里还是挺平静的。”接种疫苗后,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

疫情加剧的荷兰,正面临口罩短缺的严峻形势。

荷兰媒体《人民报》此前有报道,由于缺少优质口罩,一些医护人员不得不对已经使用过的口罩进行消毒,然后再次戴上;有些情况下甚至不得不使用工业口罩。

日前,由陈薇院士领衔的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科研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樊瑞就是参与Ⅰ期试验的108位接种志愿者之一。

荷兰奈梅亨大学医院的发言人说:“我们收到了2400个这样的口罩。全在仓库中,我们没有使用过。”荷兰卫生部表示,目前尚不知道是否有医护人员已经带着这些“问题口罩”上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30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中国驻荷兰使馆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联系核查。荷兰卫生部官员29日下午反馈,荷兰通过荷兰代理公司自行订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使用,荷兰卫生部正就是否可向防护要求较低的医护人员使用这批口罩事咨询专业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