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表哥父亲接连去世 武汉男子酗酒40天逃离现实


接报后,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立即启动疫情期间救助预案,安排珠海基地救助直升机执行此次任务。机组迅速进行飞行前准备和防疫准备。值班室与船方核实确认该船员信息、航行轨迹、船员状况等,并将任务情况通报珠海市应急管理局、海上搜救中心以及海关、边检等相关部门。

△ 当地时间3月22日,法国巴黎,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

当时的巴黎,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

到达2号航站楼的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大韩航空柜台没有人排队,值机、过海关、安检,全程畅通无阻。进入候机大厅后,我才发现乘坐这架航班的人并不少,目测大约90%以上是说着韩语的亚洲面孔,各自戴着口罩等候登机。仿佛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催眠,我也拿出了此前购买的口罩戴上。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等待检疫入境的队伍。

第一站是检疫部门,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

中午11点左右,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12点33分,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到此为止,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

工作人员问我,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我回答乘坐地铁。而后据告知,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在家隔离,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避免感染其他人。没有私家车的旅客,在机场登记后,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

为加强社区排查,切断传染源,毛里求斯政府把“全面宵禁”的时间将延长至4月15日。毛里求斯总理贾格纳特强调,全面宵禁、民众居家隔离是当前控制疫情的唯一解决方法,将安排警察加强巡逻,确保宵禁严格执行。贾格纳特呼吁新冠肺炎疑似病人主动接受检测和治疗,阻断病毒传播,降低疫情风险,谴责违反宵禁规定、随意外出者,敦促民众继续待在家中,团结一致应对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