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0战机降落 官兵帮收阻力伞
来源:歼10战机降落 官兵帮收阻力伞发稿时间:2020-03-31 04:33:40


车到武汉。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寒冷。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里边只有一件衬衫。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但背仍然挺得很直。

“王强(化名)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也是最年轻,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作为一名医生,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甚至出院,是非常不容易的。”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与患者相处33天,成了生死之交。

3月1号复查CT,影像学好转,之后每天他都会有新变化,逐渐下床活动,开始呼吸功能训练,呼吸费力越来越不明显,最终消失。

王强与张健  受访者供图

武汉的樱花悄然开放,这个春天,如期而至。

冷风袭来,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之冷。寒冷绵密而刺骨。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里边只有一件衬衫。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但背仍然挺得很直。

“国家的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国家需要我们去,我们必须今天就去!”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再度出征。夜驰武汉,进行深度调查;紧急赴京,向总理汇报并向公众宣布疫情实况;连线前线,远程会诊重症病例;联手国际病毒专家,探寻破解病毒密码路径;一周参加五场国际战疫“云会议”,分享中国的治疗方案和防控经验……两个多月以来,他没有一天完整的休息时间。

因为不安,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只知道我们的名字。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是长久的沉默,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

“张医生,我的化验血脂高吧,用吃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