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韩国仁川机场空空荡荡
来源:疫情之下 韩国仁川机场空空荡荡发稿时间:2020-04-07 14:52:46


4月7日,刘家义等省领导和山东大学有关负责人看望慰问了张静静家属,对张静静的不幸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山东省将会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妥善做好相关善后事宜。

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更是大肆收受贿赂。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法院经审理查明: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旗委书记,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赤峰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的职务便利,或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约1267万元人民币和4.5万元美元;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用国有资产支付职工家属楼土地使用权转让金1800万元。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责令其说明来源,仍有650余万元人民币、12.98余万元美元、9765元欧元、12万元港币和14.4万元日元不能说明来源。

张静静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管护师,今年1月25日大年初一,她随山东省第一批医疗队连夜飞抵湖北。完成支援任务后,3月21日张静静随山东省首批医疗队返回济南,按规定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期间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4月4日下午5时隔离期满,拟于5日上午返家休息。5日早上7时,张静静突发心脏骤停,隔离地医院迅速对她进行抢救。

4月7日0-24时,全市发热门诊接诊331人次,较上日增加39人,其中首诊209人。4月7日当日,全市核酸检测20430人。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春节、端午节、劳动节、中秋节,节日都是他受贿的时机;办公室、家里、饭店,甚至出差开会到呼和浩特、北京,都是他受贿的地点;孩子结婚、妻子生病、父亲去世,都是他受贿的理由。

2009年春节前,郭某为感谢于文涛在工作上对自己和丈夫的支持,专门给于文涛打电话说要去串个门。于文涛当时不在家,让郭某跟妻子王某联系。郭某去时买了一束鲜花,还带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用报纸包着的10万元现金。在于文涛家,郭某客气地对王某说:“王教授,过年了,于局长对我和我老公都挺支持的,也不知道你缺啥,你自己买点东西吧。”王某看着手提纸袋明知故问道:“这是啥?”郭某回答说:“我给你们拿的钱。”王某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这些钱。2006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先后多次单独收受或伙同妻子王某收受郭某现金共计50万元。

2005年,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说要练习开车。过了一段时间,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又让张某给借个车。2006年,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这一回,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张某冥思苦想,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而是想要车。张某不禁左右为难,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如果不给于某购车,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进而影响工作。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将车钥匙交给于某。当然,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

获知张静静患病后,省委、省政府十分关心。4月5日上午,省委书记刘家义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组织指挥抢救,听取抢救情况和方案汇报。刘家义要求穷尽一切手段和资源做好抢救工作,必要时请求国家卫健委支持,调集国家专家指导抢救,安排省卫健委主要负责同志迅即向国家卫健委相关领导专家连线汇报,沟通商议抢救方案,责成相关单位第一时间通知家属,与张静静丈夫保持密切联系,尊重家属意愿,省里和有关方面全力协调解决交通工具。省卫健委、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调集全省精干专家和医护力量全力组织抢救。终因病情危重抢救无效,于4月6日晚18时58分不幸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