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大本营开始搭建隔离病房,收治感染军人
来源:美军大本营开始搭建隔离病房,收治感染军人发稿时间:2020-03-29 21:02:19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 当地时间3月24日,澳大利亚悉尼,行人通过中央车站,自动保持安全距离。

莫里森当天还宣布禁止超过100人的不必要室内活动,包括婚礼及宗教活动。

以上是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仙林街道办事处服务“老外”的经历和细节,不少网友认为中国居民难以享受如此细致和贴心服务。

两周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第一批“曲线返澳”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前人烟稀少,只有一名女士在拍照。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 当地时间3月21日,因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强调“社交距离”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1.5米,墨尔本大学附近餐厅内,顾客保持安全距离排队。摄影:柯伟林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南京一家媒体3月27日报道了南京栖霞区仙林街道办事处为处于隔离期间的外籍居民提供“暖心服务”一事,受到不少网友关于外国人是否享受了超国民待遇的疑问,仙林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回应称,处于疫情隔离期间的中国居民会享受相应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