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单日新增新冠肺炎1702例 累计确诊病例破万


3月1号复查CT,影像学好转,之后每天他都会有新变化,逐渐下床活动,开始呼吸功能训练,呼吸费力越来越不明显,最终消失。

我们俩就像老师抓不认真听讲的学生一样,发现一次,我就语重心长地和他讲一次,当时他满口答应,“听话”一次,结果下次依旧会再犯。为了保证在我不值班的时候他能遵守医嘱,我会和每一位值班医生都强调给予王强“特殊关照”,交班本上每天都写下他需要绝对卧床的注意事项。

王强很爱说话,逻辑清晰,我们的交流很顺畅,他也爱提问,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他会不断的发问。在之后的日子里,瑞德西韦、康复者血浆、细胞因子风暴、氯喹、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

武汉的樱花悄然开放,这个春天,如期而至。

我希望,这一切的努力,不会白费。在我们与新冠肺炎的这场战斗中,新冠认怂了。

2月26日,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都是好兆头,当天转出监护室,改成鼻导管吸氧。

一方认为应该立即插管,近几日氧合下降,氧合指数在150mmHg,呼吸频率在30次/分,影像学进展,早期插管能够避免继续恶化。

说完,我正要挂断电话时,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抑制不住的哭声。

他是一个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新冠的呼吸道及消化道症状(发热、咳嗽、气短、乏力、腹泻),病毒性肺炎特征影像表现,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指脉氧仅88%,呼吸衰竭,所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的诊断标准他都符合。

工作中的张健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