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滩举行悼念活动 多艘轮船长江畔鸣笛志哀
来源:武汉江滩举行悼念活动 多艘轮船长江畔鸣笛志哀发稿时间:2020-04-04 10:17:37


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在美国的“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公私兼顾”地聊天,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英雄”。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但胡克斯特拉大使不仅乐此不疲,而且似乎将此当成了自己的主业。今天他在《共同日报》上发表的访谈再次印证了这一点。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美国大使怒斥中国:在处理新冠病毒问题上不诚实》。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先生非常活跃,但似乎把精力用错了地方。

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他还说,中国驱逐了一些美国记者,导致中国的疫情不能以客观透明的方式报道出去。难道全世界只能通过美国记者才能了解真相吗?要知道现在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包括荷兰一些主要媒体的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中国要求几位美国记者离境是对美国不久前变相驱逐60名中国记者的对等措施,与疫情没有丝毫关系。

他说,中国提供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事实是,中国去年12月底接到可疑病例报告,今年1月初就向世卫组织正式通报,并于1月12日与世卫组织及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此后,中国每天更新数据,通报病毒极易传染、非常狡猾和危害很大的特性以及中方对于诊疗方法的探索,还邀请国际专家赴中国实地考察。世卫组织对中方的迅速、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做法多次表示赞赏。近日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也表示:“在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就知道疫情会到来,中国疫情所传递出的信息非常清楚。”我们是应该相信这些专家的说法,还是应该相信胡克斯特拉大使的说法呢?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